祛痘小妙招
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上·第七节

古代诗歌网VX:mrzhenjia338

孟子曰:“矢人岂不仁于函人哉?矢人唯恐不伤人,函人唯恐伤人。巫匠亦然,故术不可不慎也。孔子曰:‘里仁为美。择不处仁,焉得智?’夫仁,天之尊爵也,人之安宅也。莫之御而不仁,是不智也。不仁、不智、无礼、无义,人役也。人役而耻为役,由弓人而耻为弓,矢人而耻为矢也。如耻之,莫如为仁。仁者如射,射者正己而后发。发而不中,不怨胜己者,反求诸己而已矣。”
孟子_公孙丑章句上第七节译文及注释
译文  孟子说:“造箭的人难道不如造销甲的人仁慈吗?造箭的人唯恐自己造的箭不能够伤害人,造销甲的人却唯恐箭伤害了人。医生和棺材匠之间也是这样。所以,一个人选择谋生职业不可以不谨慎。孔子说:‘居住在有仁厚风气的地方才好。选择住处而不迷在有仁厚风气的地方,怎么能说是明智呢?’仁,是上天尊贵的爵位,人间最安逸的住宅。没有人阻挡却不选择仁,是不明智。不仁不智,无礼无义的人,只配被别人驱使。被别人驱使而引以为耻,就像做了造弓的人却又以造弓为耻,做了造箭的人却又以造箭为耻一样。如果真正引以为耻,那就不如好好行仁。有仁德的人就像射手:射手先端正自己的姿势然后才放箭;如果没有射中,不怪比自己射得好的人,而是反过来找自己的原因。”
注释(1)矢人:造箭的人。(2)函人,造销甲的人。(3)巫:巫医,鹅生。匠:匠人,这里特指做棺材的木匠。(4)术:这里指选择谋生之术,也就是选择职业。(5)御:阻挡。(6)由:同“犹”,好像。
孟子_公孙丑章句上第七节读解
  难道制造弓箭的人就没有恻隐之心吗?他比制造铠甲的人要坏吗?不是!难道制造棺材的人就没有恻隐之心吗?他比专门为人求福的巫师要坏吗?不是!制造弓箭的技术不可不慎,但关键在于孔子所说的要内心发出的仁爱。在春秋时期,没有“内在”这个词,孔子也没有想到要用“内在”这个词,但怎么样才能表达出“内在”这个含义呢?孔子就用了“里”这个字。从“里”字的字面意义也可得到证实。里,里面也,人的内心里面。里面即是内在也。里仁就是内在的仁,就是内在的与人相互亲爱的关系。“择不处仁”是说选择要不停止于仁上,就无法得到知识,也就是说,人生的选择、挑选一定要落实在“仁”上。当然,这个道理很简单,人与人相互亲爱,才能形成一个社会;若是人与人相互仇恨,也就没有了人类社会了。因此,孟子所说的矢人也好,函人也好,巫也好,匠也好,都只是一种职业,一种技能,无论从事什么样的职业和拥有什么样的技能,这不重要。重要的是要有从内心里发出的仁爱之情。如果你有仁爱之情不被接受,不受认可,首先不要去埋怨别人,应该反躬自责,自问一下我的仁爱之情是发自内心的吗?
标签: 孟子章句
相关文章
孟子·滕文公章句下·第六节
孟子·梁惠王章句下·第十六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下·第九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上·第八节
风月鉴·第01回 投胎 解笑
孟子·梁惠王章句下·第九节
最新文章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下·第一节
《风月鉴》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上·第一节
孟子·梁惠王章句下·第十四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下·第十三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上·第五节
祛痘问答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上·第三节
孟子·梁惠王章句下·第一节
孟子·梁惠王章句上·第四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上·第四节
孟子·滕文公章句下·第七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下·第十四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