祛痘小妙招

孟子·滕文公章句下·第七节

古代诗歌网VX:mrzhenjia338

  公孙丑问曰:“不见诸侯,何义?”

  孟子曰:“古者不为臣不见。段干木逾垣而辟之,泄柳闭门而不内,是皆已甚。迫,斯可以见矣。阳货欲见孔子而恶无礼,大夫有赐于士,不得受于其家,则往拜其门。阳货矙孔子之亡也,而馈孔子蒸豚;孔子亦矙其亡也,而往拜之。当是时,阳货先,岂得不见?曾子曰:‘胁肩谄笑,病于夏畦。’子路曰:‘未同而言,观其色赧赧然,非由之所知也。’由是观之,则君子之所养可知已矣。”
孟子_滕文公章句下第七节译文及注释
译文  公孙丑问:“不见诸侯,是什么最佳行为方式呢?”  孟子说:“古时候的惯例,不是诸侯的臣子就不去参见。段干木翻墙逃避魏文侯,泄柳关门不接待鲁穆公,都太过分了。迫不得己,也是可以见的。阳货想要孔子来见他,又厌恶别人认为他不知礼,当时大夫赠送财物给士人,士人如果不能在家亲自接受,就应去大夫家拜谢。于是阳货探看到孔子不在家,就去孔子家赠送蒸好的猪腿;孔子于是也探看到阳货不在家时前往拜谢。在那时,如果阳货先去拜访,孔子怎么会不见他呢?曾子说‘耸着肩膀对别人谄媚地笑,这比夏天在菜地里划行列还要痛苦。’子路说:‘跟一个人不志同道合,却勉强交谈,脸上露出羞愧之色,我真不知所为何来。’这样看来,君子的品行修养,是可以知道的。”

注释1.段干木:人名,战国初期魏文侯时的贤者。2.泄柳:人名,鲁穆公时人。3.内:(na纳)《礼记·月令》:“无不务内。”《史记·屈原贾生列传》:“赵不内。”《史记·项羽本纪》:“欲止不内。”《说文》:“内,入也。自外而入也。”这里用为接纳之意。4.阳货:又称阳虎,季氏的家臣。季氏曾几代掌握了鲁国的朝政,而此时阳货又掌握着季氏的家政。后来他与公山弗扰共谋杀害了季桓子,失败后逃往晋国。5.矙:(kan看)同“瞰”。《孟子·离娄下》:“王使人矙夫子。”《文选·班固·东都赋》:“瞰四裔而抗棱。”《文选·张衡·东京赋》:“左瞰暘谷。”《广雅·释诂一》:“瞰,视也。这里用为探看之意。6.畦:(qi齐)《庄子》:“见一丈人方将为圃畦。”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:“千畦姜韭。”《说文》:“畦,田五十亩曰畦。”菜圃间划分的行列。这里是当动词用。7.赧:(nan览)柳宗元《乞巧文》:“大赧而归,填恨低首。”宋司马光《训俭示康》:“自为乳儿,长者加以金银华美之服,辄羞赧弃去之。”这里用为形容词,因羞惭而脸红之意。
孟子_滕文公章句下第七节读解
  见不见诸侯,要选择最佳行为方式,段干木翻墙逃避魏文侯,泄柳关门不接待鲁穆公,都不是最佳行为方式。因为这里面有一个价值取向问题,有价值,怎么样都可以见,没有价值,也用不着翻墙和闭门不见。因此孟子举了孔子不见阳货的例子,就是要说明孔子选择的是最佳行为方式。阳货作为一个大夫,篡位夺权,想当一方诸侯,这在孔子认为是大逆不道的,为这样的人服务,是毫无价值可言的,所以孔子避不见面。而段干木为魏文侯、泄柳为鲁穆公服务,还可能稍有价值,所以孟子认为他们的行为都过分了。所以,作为一个君子,要树立起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要选择最佳行为方式,才是君子的修养。
孟子_滕文公章句下第七节解析
  这里一方面是对《论语•阳货》所记“阳货欲见孔子”(17•1)一章的补充说明;另一方面又是对孔子所说“巧言令色,鲜矣仁”(《论语•学而)》)的进一步发挥。

  所谓“胁肩诌笑”,就是“巧言令色”。包括子路所不理解的那种“未同而言,观其色赧赧然”都是类似的行径。说穿了,就是两个字--虚伪!

  说到虚伪,那可就真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话题了。一方面,它是“老鼠过街,人人喊打。”世上几乎找不到什么人不深恶痛绝,把它作为人类的恶行败德而加以口诛笔伐。也就是说,似乎是一个勿需讨论的问题了。但另一方面,我们又分明感觉到自己随时随地都生活在虚伪的包围之中,世上几乎就找不到什么没有虚伪存在的净土。所以,这似乎又是一个很有必要深入研究的问题。正是这两个方面的二律背反使“虚伪”突现在我们的生活之中,不仅令我们这些凡夫俗子,而且个圣贤们也困惑不已,所以有反复论述。(仅仅关于“巧言令色”的论述,在《论语》中就有三次,分别见于《学而》、《公冶长》、《阳货》三篇。)
标签:
相关文章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下·第五节
孟子·滕文公章句上·第五节
孟子·梁惠王章句上·第六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上·第八节
孟子·梁惠王章句下·第十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下·第一节
最新文章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下·第十四节
孟子·梁惠王章句上·第三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下·第三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下·第十三节
孟子·梁惠王章句下·第十二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上·第九节
祛痘问答
孟子·滕文公章句下·第三节
孟子·梁惠王章句下·第十六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上·第九节
孟子·滕文公章句上·第二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下·第五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上·第五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