祛痘小妙招
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下·第五节

古代诗歌网VX:mrzhenjia338

  孟子谓蚳鼃曰:“子之辞灵丘而请士师,似也,为其可以言也。今既数月矣,未可以言与?”蚔鼁谏于王而不用,致为臣而去。齐人曰:“所以为蚔鼁,则善矣;所以自为,则吾不知也。”公都子以告。

  曰:“吾闻之也:有官守者,不得其职则去;有言责者,不得其言则去。我无官守,我无言责也,则吾进退,岂不绰绰然有余裕哉?”


孟子_公孙丑章句下第五节译文及注释
译文  孟于对蚳蛙说:“您辞去灵丘县长而请求做法官,这似乎有道理,因为可以向齐王进言。可是现在你已经做了好几个月的法官了,还不能向齐王进言吗?”  蚳蛙向齐王进谏,齐王不听。蚳蛙因此辞职而去。齐国人说:“孟子为蚳蛙的考虑倒是有道理,但是他怎样替自己考虑呢?我们就不知道了。”  公都子把齐国人的议论告诉了孟子。  孟子说:“我听说过:有官位的人,如果无法尽其职责就应该辞官不干;有进言责任的人,如果言不听,计不从,就应该辞职不干。至于我,既无官位,又无进言的责任,那我的进退去留,岂不是非常宽松而有自由的回旋余地吗?”

注释(1)蚳蛙:齐国大夫。(2)灵丘:齐国边境邑名。(3)士师:官名,管禁令,狱讼,刑罚等,是法官的通称。(4)公都子:孟子的学生。
孟子_公孙丑章句下第五节读解
  本章是对爱民而尽忠职守的继续论证,其实也包含着孟子对自己的自嘲。爱民者要尽忠职守,进言者也要尽忠职守,如果不能尽职尽责,当然就要辞职不干。孟子没有担任官职,也没有担任进言的责任,他就真的那么从容不迫有很大的活动余地吗?那么他跑到各个国家去向国君们说什么呢?这段记载并不是在于说明孟子的进退观、荣辱观、价值观,而是在于孟子劝说蚳蛙的进言,即忠于职守。而真正的忠于职守即是一种最佳行为方式,就是爱民。比如医生上班不在岗,到处串门办私事,病人来看病找不到医生,这个医生就是不爱民。上班时间接待病人,尽心尽力替病人着想,这样的医生才叫爱民。其它政府行政机关工作人员亦是如此,人们来政府机关办事,就是希望能解决问题,如果屡吃闭门羹,人们还信任这样的政府吗?
孟子_公孙丑章句下第五节解析
  有官有职就有责。

  不能尽职,不能尽责,当什么官呢?难免失落,难免苦闷与烦恼。

  可是,要尽职,要尽责又免不了争斗,免不了权术,依然是苦闷与烦恼。

  进退维谷。所谓“落入教中”,身不由己啊!如果再加上官场黑暗腐败,尔虞我诈,你死我活,那就更是痛苦不堪,人性扭曲了.   只有无官一身轻,进退都有余地。

  可是,对很多人来说,这种“轻”是“人生不能承受之轻”,真正“轻”下来了反而过得很沉重。这就叫“红尘滚滚过,几人能参破?”所以还是要去汲汲于功名,拼命挤进“彀中”。

  倒是孟子看得很清楚:

  “我无官守,我无言责也,则吾进与退,岂不绰绰然有余裕哉?”

  对于要想潇洒走一回,轻轻松松过一生的人来说,还是听听孟老夫子的话有好处。

孟子_公孙丑章句下第五节译文及注释
标签:
相关文章
孟子·滕文公章句下·第六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下·第九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上·第八节
孟子·梁惠王章句下·第十六节
孟子·梁惠王章句下·第九节
风月鉴·第01回 投胎 解笑
最新文章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下·第一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下·第十三节
《风月鉴》
孟子·梁惠王章句下·第十四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上·第五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上·第一节
祛痘问答
孟子·滕文公章句下·第七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上·第三节
孟子·梁惠王章句上·第四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上·第四节
孟子·公孙丑章句下·第十四节
孟子·梁惠王章句下·第一节